首页 门户 资讯 百姓声音 查看内容

时间太瘦,指缝太宽。

2009-7-25 19:03| 发布者: 引初桐-豫| 查看: 5689| 评论: 0

敲打键盘,冷冰冰的,远没有拿起笔在纸上写字的感觉,与其说是恋旧,不如说我喜欢笔尖触摸纸张发出磨沙的声响来的惬意。

    用文字来表述一些感受,比如音乐,比如阳光,比如季节。在比如文字的局限和乏力,自己没有找到通往与之灵犀的路径,一些东西只能心领神会,并印刻在心里,然后独自坐在角落,在黑暗的地方看风情,在明亮的地方看世态。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穿干净的棉质面料,干净的皂香味,不带一丝刺鼻的味道,也许我应该试着把文字典当,然后在若干年后,不想写字的时候把它赎回,像今天这样,见一缕暖阳吮吸着我泛白的手指,然后喃喃的对自己说,北方的初夏了,让春日那静在身边碎裂绽放的桃花,繁花落尽。等待夏日烈炎下兰花儿的奄奄一息,,不忍,这场赴约。

    此时我在。家乡的小城信阳,靠着窗敲打键盘。
    清晨阳光浮动。若碎若离。
    遇见阿呆,说已经山东,甚是高兴,好久不曾见阿呆,总觉得缺少点什么,大概认识许久后,都会安心于接受一份依赖的习惯,习惯于倾诉和聆听,说她,说我,说我们儿时和长大后的故事。

    我说:阿呆!我们有机会坐一起喝杯咖啡吧!阿呆笑着说:行,那是什么场景,风挺好的 景挺好的 心也挺好的  你我两个挺安定的或许都有孩子了  票票也不用担心的。
    哈哈。

    把房间朝阳的窗户打开,阳光的碎片让一切班驳而生动,不像秋天那么媚惑,不像盛夏那么毒辣,不像冬日那般阴霾,而是温和,像温和的手,坚定的牵引我,让我安静。阳光滑过我的指尖,在我的指缝里穿梭。任时光抚平了所有的过往,在缓缓中流失,沉淀。

    有一段时间我时常活在一种虚无的状态里,不爱吃饭,不爱睡觉,听阴霾的音乐以及看诸如科幻鬼神类的电影。很有些‘一路跋涉而来。凌乱成荒,指尖朝露尽,心亡,人亦芜‘。的感觉。我想,我真的很需要一次思考,与相似的每一天做个告别,然后在别人的生活里寻找到勇气,在别人的眼睛里找到一些自己没有的简单的快乐。

  “时间太瘦 指缝太宽”这句话,太凄凉,错过的,散过的,破碎的,那些难以露齿的羞涩和耗费的青春,就这么慢慢随着指尖流淌,也一点点飘落在风中,跌入尘埃。。。

    我庆幸遇到了S,十年未见,又相逢。带给我温暖的感觉。他不仅要侵占我一直游离的肉身,还要侵占我的精神。十年前,也不过是眼角眉梢,无关痛痒的两个人,只是有一些共同的儿时记忆,能在异乡在睡前,临窗断断续续地数落起。在一起生活数日,以为能够到达另一个彼岸,和幸福有关。遇到一些不快,让我又回到随波逐流顺其自然的状态。我是一个多么不容易幸福的女子。海藻般密实且粗硬的头发告诉众人,我不是轻易妥协的女子,难免作茧自缚。我想不应该计较。相信他,相信他给予的一切。相信他给我的温暖。他突然问到,些日子寂不寂寞,我诚徨,寂寞的日子久了,那样已经很满足。来来回回,颠颠倒倒。似乎忘记了时光流转。
    有他,够了。
    可以很好,不孤独很舒服很墉懒地过一生,不必惊天动地惊心动魄天空大海轰轰烈烈闹个红尘百转千回几世的劫,不必看春暖花开笑对人生笑傲江湖一声悲叹一声豪迈把人生演绎得激烈汹涌别有激情,如果可以在午后的阳光里安静地微笑,如果有一个女儿,长得像我,老了能看见我年轻时的影子,如果是个男孩,像他,从他的身上依稀能辨他年轻时俊朗的眉目。

细细嚼读文字,不过是一个人的呓语,我是不是该从文字和幻想中逃离?

分享至:
| 收藏

最新评论(0)

1
QQ